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子航的人文之旅

不是景动,而是心动

 
 
 

日志

 
 
关于我

人文旅行作家

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2013-09-13 16:02:07|  分类: 风光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光是个很玄妙的东西,它能让原本以为可以恒定不变的事物,最终变得面目全非。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第一次与丽江邂逅,那时的她简单、朴实、自然、美丽;2004年冬,我又去了丽江,那时的她已经开始尝试着给自己化妆了,虽说她的脸上有了淡淡的妆,但依然能感受得到她质朴无华的气息,那年,她依然美丽;2010年秋,我第三次来到丽江,那时的她化着浓妆,在喧闹的酒吧门口跳着没有半点儿民族气息的“纳西舞蹈”,并以此招揽八方来客,那一刻,我有种很强烈的失落感,这种失落正缘于我再也看不到浓妆后面的那张清新质朴的脸。

       2013
年春,我来到了云南。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写作,也是为了尝试着去拍摄星空与星轨。我在昆明稍作逗留便乘班车去了大理,一到大理,我就很直接地感受到了,她与丽江有着相同的经历。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寻一处清静地,安心摄影,安心看书,安心写作。经驴友推荐,我去了距离大理古城不太远的喜洲古镇。

       大概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喜洲古镇,一下车,我便看到了那些行走在古建筑群落间的喜洲白族人。在我找寻客栈的路上,前后也就遇到了三两个貌似游客的人士,不由心中暗喜,就是这里了。

       记得早前我曾看到过描述拉萨的文字:“拉萨盛产阳光,天空蓝的不能再蓝,四季盛开的阳光则具有金属般的质地感,硬硬地打在初来乍到的外地人娇嫩的脸上,滚热滚烫。”眼下,这些文字完全可以拿来描述喜洲古镇,但还不够,因为喜洲不仅仅盛产阳光,也盛产千变万化的云,也正是这些变幻莫测的云给我先前所制定的要拍摄璀璨星空与星轨的计划埋下了注定要落空的伏笔。

       我在一座看上去上了年岁的宅院处住了下来,这座宅院的主人是当地杨姓的白族人,他们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杨老伯告诉我:“很多来喜洲游玩的人多半是冲着这里的古建筑而来,他们匆匆而来,又匆匆回到大理古城,很少会有人愿意在这么一个安静的地方过夜。”接着杨老伯又饶有兴趣地跟我说:“你看看我的这个院子,你再看看这门楼,还有我这庭院的布局,都是很有讲究的,我们白族人的民居特点一般分为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一进两院一进四院等样式,其中又以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居多。像我的这座宅院就是典型的三坊一照壁。”说到这,他很好奇地询问我是为何而来,我说也没什么很特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听说喜洲是个很安静的小镇。所以想来住上几天。杨老伯听后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我们这里确实很安静,大部分的游客都喜欢呆在大理古城,那里热闹的很那。既然住下来了,那你一定不会失望的。”

    我住在宅院最高的楼层,三楼,站在宽阔的楼廊处,我可以俯瞰整座宅院,甚至还可以眺望到远处那一望无际的稻田。

    清晨的阳光是最柔和的,也是摄影最佳的时间段,一早醒来我便背起摄影器材去“扫街”了。从杨老伯的宅院到小镇的中心区域需要经过一片开阔的稻田,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片稻田,使得喜洲古镇多了几分田园气息,只见远处那些充满着水墨情调的民居散落在这片辽阔的稻田上,还有一些民居则整齐地排坐在古老的石头巷子两边。穿过巷口走进几户白族人家,我感觉每户人家的院落布局都很自然、贴切,时不时还能透出一种儒雅的格调。当然,喜洲的民居也与大理其它地方的民居建筑一样,一般都有着对称式的布局和封闭式的外观。后来我在网上查阅了相关的资料后才明白,这种源于秦汉时代的廊院式住宅,经隋唐的演变,到宋代已成定式。由于自然环境、历史文化背景、审美情趣上的差异,喜洲白族民居有它自己明显的风格和特色。喜洲的白族民居几乎都在两层以上。不论正房、对厅、厢房都是三间两层,底层带有较深的厦廊,白族人把这种三开间的房屋称为三坊一照壁即三幢三开间的房屋加上一面照壁。照壁正对厢房,相邻两山墙之间设耳房及漏角天井四合五天井则是不设照壁,由四组成的封闭式四合院落。房屋四角设有漏角天井,加上院中的大天井,一共有五个天井。白族人建造民居,是有一整套的规矩和讲究的。如果祖上或家里没出过像样的文人雅士和有功名声望的人物,即使富可敌国,也绝不允许建盖阔气的门楼、修砌高大的照壁。甚至连四围的墙壁,也不能使用白色或粉红色的装饰。大理地区的人文蔚起,并最终博得文献名邦的盛誉,当与这一风俗的盛行不无干系。


       对于我来说,我喜欢在旅行的时候与当地人闲聊,因为那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喜洲也不例外,尤其是在午餐或晚餐时间,找一处当地小的饭馆坐下来,一边品尝着喜洲美食,一边与小店老板聊着关于喜洲的点点滴滴。其中有位李姓的老板告诉我说,他们喜洲的历史要比大理古城还要久远,南诏时期,喜洲城池的宏伟度仅次于太和城与羊苴咩城,而且喜洲也是大理文化的发祥地。只是明清后开始慢慢衰落,正聊着历史呢,突然他话题一转,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的祖籍在洛阳,目前定居在了广州。他问我是牡丹花那里吗,我说是啊,他说洛阳可是九朝古都啊,可也是在明清后开始慢慢变得没落了。我正暗自佩服李老板的历史功底呢,他话题又一转,说:“现在的中国,风光都被沿海城市给占尽了,富了他们,穷了咱们内地的这些老百姓。中国的区域发展太不平衡了,这样下去,国家会出问题的。还好你生活在广州,是赚大钱的人。”我问他:“你看我像大老板吗?”他说不像,他接着说:“大老板都带着美女跑去国外玩了,哪儿会跑来这里呢,他们才不稀罕呢。”我听后哈哈大笑起来,连忙称是。

   今日的喜洲也并非一如往常的清静,有些具备投资眼光的外地人早已盯上了这里:他们有的租赁古院落,然后装修一新,笑迎八方客;有的筹备着建咖啡馆;有的则准备盖星级酒店…….我不由感叹道,喜洲,你真的要选择步丽江与大理的后尘?倘若如此,那你还能清静多久?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田园风光篇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透过水面来看天上的云彩,我想这与影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从泳池底部看天空的视角一样,泳池里的人们似乎都在天空翱翔,当然,这幅图里少了游泳的人。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眼前的这幅画面让我有种超现实的感觉,原因是在中国乡村的稻田里,有两个老外在中国古建筑的屋顶上边优雅地喝着红酒边聊着什么。是在给国外某品牌红酒做广告吗?可事实上,他们两个的周围并没有灯光师、化妆师、摄影师等工作人员。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在镜头前加了一个暖色调的镜片,目的是想让夕阳的色彩更为浓烈些。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在辽阔的稻田里看日出,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日上三竿,月亮仍不忍离去,久久停留在枝头,难道是为了多看我一眼?我有些意淫了,呵呵~~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物欲的世界留下极多的负重,我们的身体并不轻盈,也无法潇洒地翩跹。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这本是喜洲的一座王府,现在由美国的一对夫妇在经营管理,昔日的王府成为了今日的顶级豪华酒店。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一个孩子正牵着一头牛去不远处的草地上吃草。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湖光山色。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人文建筑篇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光阴荏苒,屋子里的主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人终将逝去,新房也渐渐变得斑驳,直到四周的墙壁开始剥落、褪色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在沧海桑田的更替中,个体渺小到可以忽略。时光齿轮不可逆转,就是再奋力翻转,也是枉然。我们寻常,我们普通,我们的生存空间小到可怜,而在这里,在这些古老房屋纵横交错的巷间,每一个人的记忆都变得如此悠远,每一个人的生存空间都延展到无限的大。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走在喜洲古镇的小巷里,宛若隔世,晨光与暮色均跃过苍茫的历史,陡然留下一汪澄澈的清泉。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的白族民居建筑群落,即使摆到中国建筑史上,也堪称一绝。它不但以古朴典雅、大方实用而著称于世,其精湛的雕刻工艺也独树一帜。当地著名的木、石、砖三雕技艺之精良,实在不是其它地方可以轻易比肩的。三雕之中,又以木雕和石雕最为有名。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与其它地方的民居相比,大理的白族民居,特别时喜洲的白族民居,更趋向于一种纯朴之美,一种飘逸之美,一种隐忍之美。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这是古镇的中心广场,广场上有一个名为"耀名坊"的牌坊,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出自喜洲古镇的历史名人。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这位正在忙碌着的老兄做的喜洲粑粑真好吃,喜洲粑粑分甜咸两种味道,我更喜欢吃咸的。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喜洲古镇:我还能清静多久? - Krems - 邱子航的博客
 这个古老的宅院便是我的住处了。它是典型的三坊一照壁样式。


  评论这张
 
阅读(9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