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子航的人文之旅

不是景动,而是心动

 
 
 

日志

 
 
关于我

人文旅行作家

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我在奥地利的双城生活 (二)   

2014-12-11 12:31:4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看来,人生所遭遇的最残酷的事情,不是失业,不是破产,也不是失恋,而是痛失世界上最疼爱你的人。
                                                                         
                                                                         ————邱子航







我在奥地利读书期间,奶奶突然病故,没了她,我的天塌了。
回国多年后,我有幸观看了由蒋雯丽执导的影片《我们天上见》,影片讲述了一个小女孩儿与姥爷相依为命的感人故事。我发自内心地感激蒋雯丽,因为她给很多有着相同生活经历的人们一个追思与悼念在这个世界上已经逝去的最疼爱我们的人的机会。
出国前,我曾工作过一段时间,多少有些积蓄。而奥地利是个不允许边打工边读书的国家,慢慢地,我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国内父母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我更不忍心将包袱甩给他们,思虑再三,我决定放弃奥地利的学业,提前回国。所以,我与众多省吃俭用、刻苦努力的留学生唯一的不同点是,我没有拿到本该拿到的学历与学位。而那时的中国已经处在一个非常注重学历的时代,没有好的学历就很难找到好的工作。我的求职之路可谓是一波三折,起起落落,坎坎坷坷,一次次走向人才市场,一次次碰壁而归。所幸,有个别用人单位还是比较注重‘人’的本身,而不是学历,为此,我心存感激。倘若你问我对于多年前的那个决定有否后悔过,我的回答是,我从来都不后悔。

维也纳
  (Vienna)

我与维也纳的缘分来自于德语课。留学期间,校方要求每一位留学生除英语外,还要选修一门外语课,此课程的学分直接影响到留学生们能否顺利拿到旅游管理专业的硕士学位。考虑到奥地利的官方语言是德语,而我又身处这样一个不错的语言环境,所以,我毫无犹豫地选择了德语。于是,从周一到周五,除了要完成我在克莱姆斯的所有课程(包括德语课)外,周末我还要搭乘城际列车前往维也纳著名的语言学校IKI学习德语,由于老师布置的德语作业越来越多,需要温习与巩固的德语内容也越来越多,后来,我索性就在维也纳找了个非常廉价的学生公寓住了下来,房费是由我与另一奥地利籍的室友OLIVER一起均摊。就这样,克莱姆斯与维也纳共同串起了我在奥地利所有的游学时光。

金泽与OLIVER是我在维也纳最要好的两个朋友,他们也是在我得知奶奶病故后,我的心情与脾气都变得非常糟糕时对我不离不弃的好兄弟。可他们至今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在那段时间脾气会变得如此暴躁。如果将来能有机会在中国或奥地利与他们见面的话,我想当面对他们说声谢谢,谢谢他们对于朋友的包容和理解。

维也纳以音乐闻名于世,被誉为“音乐之都”。巧合的是,我就读的那家语言学校的对面就是是维也纳皇家歌剧院,每个周末,那里都会有歌剧或音乐会。对于我这个生于东方长于东方的亚洲人来说,歌剧是个很新鲜的事物,我对此充满好奇。在维也纳学习期间,我曾去看过两次歌剧。印象最深的是我第一次看歌剧的经历,那次去看的是普契尼三大最叫座的杰作之一《蝴蝶夫人》,这是一部令人心碎的三幕悲剧,可据我所知,《蝴蝶夫人》首演时是两幕,当时遭遇到了巨大的失败,当观众们大喝倒彩并无情加以嘲讽时,普契尼在舞台侧翼小声说道:“你们这帮坏蛋!你们会看到谁才是最正确的,这是我所写过的最好的歌剧。”后来,普契尼把冗长的第二幕分成了两幕,三个月后再度搬上舞台,这次赢得了来自全世界的广泛赞誉。不知为什么,《蝴蝶夫人》里的男主角海军上尉平克尔顿令我想起了一个伟人————孙中山先生。那日本横滨的大月熏算不算是另一个版本的蝴蝶夫人呢,只是结局有所不同,巧巧桑选择了自杀,而大月熏则选择了改嫁他人。

记得那是一个周末,我刚刚结束一天的德语课,走出校门,看到马路对面的皇家歌剧院里灯火通明,候演大厅内有许多身着晚礼服的男男女女,出于好奇,我不由自主地穿过马路,来到了维也纳皇家歌剧院的售票大厅,走近一看,原来那些个身穿晚礼服的先生女士都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的,显得格外的优雅和高贵。这不由让我想到了许多西方古典文学作品里的那些个欧洲贵族们在各自庄园所举办的盛大舞会上的一幕幕。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之所以以这样的装束示人,也是出于对艺术的尊重。我抬头看了看歌剧《蝴蝶夫人》的价目表,当时就被吓到了,后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售票大厅里徘徊了有多久,忽然,歌剧院里面传来了即将开演的钟声,于是,我告诉我自己,如果我再这样纠结下去,我可能就真的会错过这场精彩的演出。我匆忙来到售票窗口,问询票务人员最便宜的价格是多少,对方说是
15欧元,而且是站票,在歌剧院的最高层,也就是三楼。我一听高兴坏了,难道是我听错了吗,太不可思议了,15欧元也可以在皇家歌剧院里欣赏歌剧?!紧接着,售票人员又给了我一个惊喜,他说:“先生,我们对于一楼和二楼的观众是有着装方面的要求的,无论是先生还是女士我们都要求正装入场,而对于三楼站票的观众而言,是不需要的。你是学生吧,那就别担心你的着装啦。” 我听完连忙道谢,买了票就急忙奔向三楼。到了三楼后我才发现,原来三楼很多买了站票的观众也都身着西装与晚礼服,这一幕深深地触动了我。奥地利人对于艺术的那份尊重和热爱早已经融入到了他们的血液里。

除了音乐之外,维也纳最吸引我的就是绘画。我几乎将维也纳所有的美术馆都参观了一遍。在众多绘画作品中,印象最深的是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作品。比如《埃姆利弗勒格》、《达内》、《吻》、《戴帽子和披羽毛披肩的女人》等等。他的画作曾被制成超大张的宣传海报并长时间地张贴在美术馆的外墙上,他的作品有种魔力,当你一看到他的作品时,就像是被八爪鱼爪上那厚厚的吸盘给牢牢吸住一般,随后,你的脑海里会浮现出与画作内容有关联的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影像。他的作品表现了梦幻的情爱,渗透着梦幻般的激情,具有神秘性、象征性。鉴于我的美术素养还不够深厚,所以,在我的知识范畴里,我很难界定他的艺术风格属于哪个流派,不过后来经过查资料我给弄明白了,原来他是维也纳分离画派的首倡者。

我在维也纳德语学校结识了几位来自西班牙的青年画家,他们想要在维也纳寻求发展,维也纳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天堂。憧憬美好的生活并不难,可想要真正融入到这里的生活就有难度了,首先你需要和维也纳人交流,虽说英语是国际通行语言,但英语毕竟不是维也纳人的母语,要想没有任何障碍地与维也纳人沟通与交流,学习德语是非常有必要的。正因如此,我才与这几位青年画家成了学习德语的同学。在与他们的闲聊中得知,古斯塔夫克里姆特也是他们非常欣赏的维也纳籍画家,他们深谙古斯塔夫的绘画风格,说他将自然主义与柔和的彩色相结合得非常好。他所描绘的人体体态不仅性感,而且具有清晰的轮廓与鲜明的色彩。人物的服饰和背景具有装饰图案,图案成几何或卷曲形状,有种镶嵌的感觉。听完他们的一番诠释,我隔天又跑去了维也纳的SEZESSION展览馆去欣赏他的作品,我发现古斯塔夫绘画中显示的装饰性流露出了几分东方情调。当时,脑子里就萌生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古斯塔夫克里姆特有否到过亚洲?难道他在亚洲的某个国度生活过?这或许永远是个谜。但后来有一点得到了证实,也就是我之前提到的东方情调。古斯塔夫将富有阿拉伯装饰的艺术风格与象征派艺术风格相结合,发展成为古斯塔夫装饰主义风格。

维也纳与绘画艺术有着密切的联系。1900年前后十年,在奥地利涌现出的新艺术流派,称谓青春风格,在维也纳崛起的这股新的青春风格画派,是以古斯塔夫,埃贡席勒和奥斯卡科柯施卡为代表人物,称为奋力画派。聊起维也纳的名人,总是避不开这个人,他就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作家卡夫卡。卡夫卡为什么会从布拉格来到维也纳,我想可能跟维也纳浓郁的艺术氛围有关,或许卡夫卡想在这里寻求创作环境。在读卡夫卡的小说和欣赏奥地利分离派的绘画作品时,令我惊叹不已的是两种作品的艺术特别是如此的相似。卡夫卡和分离派画家并不“临摹”现存的世界和世界的存在,而是凭主观想象创作,创作现实中不存在的存在;卡夫卡和分离派画家出于在现实世界生活的苦闷和对现实世界的失望而追求幻想的世界,祈望以梦幻作品抒发个人的人生观念和美学理念,在虚无的境界中获得暂时的慰藉;卡夫卡读了许多书,在欧洲旅行走了很多路,年纪轻轻,见多识广。喜欢思考,现实却矛盾重重,得不到答案,陷于苦闷和孤独之中。克里姆特和席勒早年结社,逆古典艺术方面发展成名前,作品常常不被承认和接纳。克里姆特的绘画作品甚至被政治偏激者捣毁。科柯施卡也曾有过躲避法西斯迫害从维也纳逃亡布拉格的经历。所以说,卡夫卡和分离派画家在现实世界里生活的既困苦又困惑。卡夫卡和分离画派作品中的一些人物都显得荒诞,甚至滑稽可笑。卡夫卡塑造的那些荒诞人物,意在自嘲民族的不幸,是对奥匈帝国统治的控诉,是一种富于黑色幽默的艺术风格。文学和绘画都属于艺术文化范畴,文学和绘画同是所处时代文化的反映,美学理念相通和艺术特点相近的现象是完全可能出现的。

除了音乐和绘画,逛维也纳的跳蚤市场也是我的最爱。跳蚤市场是一种露天的旧货市场,一般是在周末和假日开放。有的则像跳蚤一样,这次在这里,下次跳到另一个地方。维也纳的跳蚤市场位于SCHLACHTHAUSGASSE,如果乘坐地铁在此站下车即可,这种露天市场大概有上千个摊位,摊位上陈列着五花八门的东西。从乡下农庄的杂物到古代宫廷用品,几乎应有尽有。来这里逛的人分为两类:一类是有备而来,直接询价、敲定、交钱;一类是信步而来,随便逛逛。像我就属于第二类人,但也不完全是,除了闲逛外,我每次还会去跳蚤市场附近的中国商品店买箱国产的方便面返校。

多瑙河经林茨、梅尔克、克莱姆斯到达维也纳,在流经维也纳时,河面已经十分的宽阔,并另外形成一条运河,它们分别缓缓穿行过市区东北部和市中心区,像是优雅的旅人兴致盎然地在欣赏岸边的古堡、教堂、别墅和园林。

 

我的游学时光从一开始的漫长感,到后来的白驹过隙般的匆匆流逝,稍不留神,便到了启程回国的时刻。在即将要离开的时候,我对奥地利没有太多的留恋,因为那时的心里完全被万里之遥的亲人所占据。直到回国后的第三年,我才开始慢慢地对奥地利有了思念的感觉,随着时间地推移,这种思念的强度也在不断累积。希望将来等我的孩子再大一些的时候,我能携妻儿一起造访奥地利。

 

 我在奥地利的双城生活 (二)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每一个走进教堂的人,都会为其建筑的浩繁和精美所折服。
我在奥地利的双城生活 (二)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美心宫
我在奥地利的双城生活 (二)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史蒂芬大教堂是维也纳市的标帜,也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哥特式教堂之一。
我在奥地利的双城生活 (二)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维也纳公园中不仅有莫扎特像还有贝多芬像,这位忘情地拉着小提琴的是约翰施特劳斯。
我在奥地利的双城生活 (二)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维也纳市政厅
我在奥地利的双城生活 (二)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新霍夫堡皇宫英雄广场
  评论这张
 
阅读(436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