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子航的人文之旅

不是景动,而是心动

 
 
 

日志

 
 
关于我

人文旅行作家

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2014-09-03 12:31:31|  分类: 旅行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母亲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说有一座金山,山上都是金子,晚上还好,等太阳照在金山上的时候,金山的温度便会急速上升,其温度足以将人给灼烫死。传说有兄弟三人听说了这座金山后,便决定一起去装金子。他们翻山越岭,飘洋过海,一路向着金山的方向行进。最终,他们兄弟三人历尽千辛万险,花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才来到了这座金山下。趁着浓浓的夜色,兄弟三人便开始大把大把地往袋子里装金子,老大装满了一袋又一袋,可还是在不停地装,老二也是如此。天快亮时,最小的兄弟一直催促大哥、二哥迅速下山,可那时的他们哪里能听得到呢。无奈,最小的弟弟含着眼泪下了山,等太阳一出来,结果可想而知。后来随着我的年龄在慢慢增长,我对世界的认知也越多越多,当美国西部淘金热的历史也被我所了解时,不知为什么,脑海里所浮现出的画面总是那些个前去淘金的人们都活活地被太阳给晒死了的场景。再后来,通过阅读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野性的呼唤》,以及马克吐温的《苦行记》等其他作者的关于描写美国西部淘金时代的相关文学作品后,我发现,淘金者未必是“贪心”这么简单,它还有更深层次的涵义。

 

在没有到达格雷茅斯之前,就已经了解到它是新西兰西海岸最大的城市。可我真正到达格雷茅斯的时候,我发现所谓的“最大”城市不过是一个人口只有15000人的小镇。虽然城市的规模跟我的想象有些出入外,其余的场景均与我的想象对号入座。比如格雷茅斯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淘金史,我依然能捕捉到那时的气息。我漫步在格雷茅斯的街头,就像是行走在美国的西部,强劲的风与荒凉感是我给予格雷茅斯的两个关键词。说到淘金,就不能不说到格雷茅斯这座小城的发展历史。在19世纪末之前,格雷茅斯只是一个无名的小镇,它背靠南阿尔卑斯山,面向塔斯曼海,风光绮丽。后来,有人在这里发现了金矿,于是便很快掀起了淘金热。淘金者从四面八方涌向这里,使这里迅速变成了西海岸最大的城市。格雷茅斯有座淘金小镇公园,此公园生动地再现了当时淘金者们的生活。除了参观外,游客们还可以亲自去体验淘金的全过程,只要花上几块新西兰元,游客就会得到一个小盆的矿石,而且公园负责人再三保证这盆矿石里一定含有金子,就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慧眼识出它了。淘金时对手法的要求会比较高,所谓的金子小的像个芝麻粒儿,一不留神,就连同石头一块儿被淘出去了。要想得到金子,必须反复地用水不断淘洗,拿盆的角度要恰到好处,手法上要细腻再细腻。很多游客都是捣弄了大半天的时间也没有任何收获,最终不得不扫兴而归。还是工作人员厉害,三下五除二,细小的金砂便显露了出来。

 

淘金潮是19世纪文化的一个特色。当时淘金潮的地区包括有美国加州,美国科罗拉多州,内达华州北部,蒙大拿州东部,南非的特兰斯瓦尔,加拿大空育河流域的克朗代克地区,阿拉斯加州,澳洲(维多利亚淘金潮),新西兰的奥塔哥,当时的格雷茅斯仅次于奥塔哥。当时只有少数的淘金者能够获得财富,一些原料供给者和交易者能获得不错的金钱,而有为数众多的人则属于不幸运的一群,他们在未开拓的土地上忍受贫苦与贫困,但是最终却只能得到微薄的报酬。就人口统计学而言,一些淘金潮改变了殖民模式,造成先前极少开发地区的拓展。格雷茅斯虽然不同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起初发现金矿时的轰动程度,但也吸引了成千上万来自北美、欧洲及天崖海角的淘金者一起涌向格雷茅斯,这导致格雷茅斯的人口猛增,一个小小的镇子,几乎像个国际大家庭。看到人类对于财富的如此贪婪,上帝动怒了,他通过他的方式来惩戒这些贪婪的人们。格雷茅斯先后被洪水淹没了数次,可即便如此,也没有吓走那些前来淘金的人们,上帝也无可奈何,只好作罢,任由他们的欲望在这里滋生,也在这里消亡。通常反映在流行歌曲中的淘金潮文化,则更倾向于表现出一种粗野阳刚的个人形象。到了19世纪后半叶,随着采金业的进一步资本化,淘金由初期的群众性浅层采矿,矿工及伙伴或家人利用简陋的机械,甚至是手工,就能进行采掘,演变到了现在的金矿深层采掘,这就需要更多的设备和更复杂的技术,这是矿工个人或群体所无能为力的。于是,商人、工业家和银行家纷纷组成采矿公司,并逐步控制了采矿区。采矿业的发展使社会财富增长迅速,不仅使新西兰的社会面貌发生变化,而且为其他产业的发展积累提供了资金;其次,采矿业带动了新西兰的相关工业的形成与发展,如木材加工、机械制造、冶金铸造等等;第三,大量人员的涌入,刺激了新西兰农业和畜牧业的发展。第四,采矿业带动了新西兰交通运输业的发展,以矿区为中心和联系各矿区的交通运输线从格雷茅斯逐步向外发展,进而形成了新西兰南岛的交通网络,从而加快了新西兰国家的形成。

 

在淘金的人潮中,也有中国人的身影,无论是在19世纪初的美国,还是在19世纪中期的新西兰。维多利亚时期,汹涌澎湃的淘金热很快也影响到了中国沿海的广东和福建等地区,关于金山的传说可能是激发黄金梦的最重要的动力。为了圆自己的发财梦,许多中国人通过中间人的安排,以实为卖身的方式,签定契约,以“赊单制”的形式来到美国和新西兰以及澳洲,他们暗中与同乡联系,然后前往深山里的金矿区。他们长期生活在荒山僻野,风餐露宿,不管是开矿,还是以后筑路或在农场工作,都是一天忙到晚,一年累到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辛苦劳作,生活十分简朴。稍有闲暇,也因语言不通和受到歧视,只能与周围的中国人在一起排遣,久而久之,在一些美国城市里形成了中国人相对集中的区域,我们称其为唐人街。据我了解,当年在新西兰淘金的中国人基本上都离开了新西兰的南岛,只有极少数人留了下来。新西兰南岛的箭镇,至今还保留着当年华人矿工住宿的遗址。

 

在众多淘金热时期的文学作品中,发财与挥霍、追求与冒险、野心与欲望、强力与巧智、自私与落寞一起在万头钻动的黄金梦幻中显现出来,有淘金者满载金钱而归,也有淘金者永远地沉眠在一座座冷冰冰的金矿里;也有淘金者在返回家乡的途中被朋友抛弃,独自跋涉在广袤的荒原上。写到这儿,我的眼前浮现出了那个在荒原上迷路的淘金者,寒风夹杂着雪花一起向他袭来,没了食物的他,拖着受伤的腿,鞋子破了,脚在流血,身体虚弱的近乎要奄奄一息,就在此时,他瞥见了身后的那袋黄金。这位淘金者突然如梦方醒,原来财富和生命比起来,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他用力地将那袋黄金远远地抛了出去,不远处,那只尾随他的血迹而来的一只病狼渐渐地靠近了这位淘金者,就这样,两个濒临死亡的生灵拖着垂死的躯壳在荒原上互相猎取对方。为了活着走出这片广袤的荒原,为了活着回到自己的妻儿身旁,他用尽全力与这只病狼展开了殊死搏斗,最终,他咬死了狼,喝了狼的血。最终他终于走出了荒原,回到了妻儿的身边。

 

在残酷的社会法则里,服从是安身立命的最佳选择,但并不意味着要成为制度的行尸走肉,我们还应对这个制度保持清醒的认识,服从、防范,为反抗保留力量。

 

在我没有进入到媒体行业之前,我和许多年轻人一样,频繁地更换着工作,心里总在想,下一份工作一定是份“理想”的工作,可事实上,现实并非如此,即便是我进入到了我所热爱的媒体领域,也照样是过着“服从”的生活,因为你只有服从,你才能安身立命。趁着年轻,大肆的“周折”是有必要的,因为只有这样,你才知道你真正喜欢什么,你真正需要什么。如果最终你能够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并且你在做这件事情的同时还能够给你带来不菲的收入,那就足够了。做你喜欢做的事情会比较容易激发出你的创造力,而你的创作力会在某种程度上帮你大大地弱化令你不适的“服从感”,当然,这种“服从感”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要成为制度的行尸走肉,而是会让你更加地清醒。

淘金者的背影已渐行渐远,我不想一直身陷在这样的一段历史中,于是,我想到了要提前离开格雷茅斯,继续我在新西兰南岛的旅程。在即将离开这里的时候,我采摘了一朵野花放在了废弃金矿的大门前,我想把这朵花献给那些历经千难万险来到这里并长眠于这里的华人们。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锈迹斑斑的矿车。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最原始的开采金矿的工具模型。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才下午5点钟的样子街头就不见有人走动了,是够荒凉的。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采矿业的发展简史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的火车站就像是公交车站。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的前世今生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人都到哪儿去了?挺吓人的。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码头上的旧金矿遗址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欧洲航海家与最早绘制新西兰地图的欧洲人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冷冷清清的街道,很像美国科幻片或灾难片的拍摄地。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微缩景观式的格雷茅斯火车站。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夜幕降临,我却没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只想早早地离开格雷茅斯。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金矿博物馆里矿工们经常光顾的小酒馆。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这里就是香港餐馆了,听老板说,他们主要做来自中国的旅行团的团餐。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这是我来到格雷茅斯后在一家香港餐馆吃的第一顿饭——面条。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整座城市就是一座金矿博物馆。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钟楼的位置就是码头的位置。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马路对面就是那家香港餐馆。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格雷茅斯:绽放在金子上的生命之花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环游世界
阅读(448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