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子航的人文之旅

不是景动,而是心动

 
 
 

日志

 
 
关于我

人文旅行作家

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香港印象   

2015-01-30 12:18:5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长年生活在广州,而从广州到香港只需1小时50分钟的车程。于公于私,我每年都会造访香港六七次,其中有一两次的造访是完全出于个人的情致需要,比如说香港有我特别想追捧的影片、音乐会、艺术展,或是某家不错的书店。所以,我早已将香港纳入到了我的生活范畴里。


香港的书店不算多,书店的空间也不算大,但文艺类的书籍倒是挺多的,说到文艺类的书籍,我个人更喜欢台北的诚品书店或金石堂,就交通便利的程度而言,显然,香港是个退而求其次的最佳目的地。近几年,随着内地特色书店的数量地不断增多,以及书店内部的装潢与设计越来越精良的缘故,无形中,香港书店对于我的吸引力被内地书店给分散了许多,为此,我近一两年因个人情致所造访香港的动力不再仅限于书店,而是出于想要去参观一个不错的艺术展。在我看来,香港书店存在这样两个问题:一是氛围;二是空间。香港的书店大都空间逼仄,我可以在书店里从早泡到晚,但我决不可能从早站到晚,细究起来,香港书店没有相匹配的咖啡馆或茶馆,买不买书都无所谓,但最起码还是要给读者提供一个休憩或是阅读的空间。香港书店的狭窄空间可谓是整个香港局促空间的一个缩影,而香港在我眼中就像是一座被若干长方形格子与正方形格子相互切分又相互套嵌而成的城市。所以,香港的知识分子很孤立,作家很寂寞,读者很疏离,社会很现实。我曾与香港著名导演陈果有过几次交集,作为一名导演和知识分子,他给予我的印象就是孤立。有人曾严苛地说,香港其实既不是国家也不是城市,在本质上是一个营运中的“公司”,缺少“营利”以外的种种社会元素。

香港人的商业味道与时尚气息都充分表现在公共空间里。尤其是商厦大楼的中庭。那里汇聚着不同时尚元素的服装店,咖啡馆,电影院,各类中西餐馆,穿梭其间的港人大都衣着光鲜、整洁、时尚,其中不乏有相貌娇好、妆容适宜、身材火辣的职场美女,迎面而来的她们,还未曾擦肩而过,各种气味的香水便提前涌入鼻腔,有些香水的香味浓烈到足以令人窒息,就我而言,我还是比较喜欢女士使用清淡一点的香水。就连上了年岁的港人,在穿衣打扮方面也不输给年轻人,只见他们衣着时尚,举止儒雅,有的老者还花费了很多心思在他的胡须上面,浓密的胡须就像是被园艺师精心修剪过的草坪一样,齐整,有型。总之,香港人对于外表的注重程度是内地人与台湾人都无法企及的。我喜欢静静地坐在咖啡馆的一个角落,然后愿意花上一些时间去观察咖啡馆外那些来来往往、匆匆忙忙的香港人,这种“观察”的感觉跟在丽江、大理发呆、看来往人流不同,在丽江、大理的咖啡馆里看窗外的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会让自己变的越发的松弛和慵懒,而香港却是一个时时刻刻都能提醒“闲人们”要倍加珍惜时间,不要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否则就是在浪费生命的地方。

 

同样的酒会或是展览,放在内地任何一座城市,多半会凌乱无章,嘈杂不堪。放在台湾,则可能要费很大的气力才能做到杯子不会摆错,桌巾没有油渍,麦克风不会突然无声。香港人的缜密与严谨无一不体现在这些最容易忽视的细枝末节上面。比如说我曾参加过的几场在香港举办的大型电影节,从迎宾到采访,再到引领嘉宾落座,再到颁奖环节,以及最后为获奖演员和导演准备的庆功酒会,一环套一环,每个环节港人都能做到滴水不漏、严丝合缝。而我在内地参加过的颁奖礼或是旅游节,情况就大为不同了。比如说工作人员会因自己的疏漏而将错的获奖名单给到主持人,接下来你可以想象,那真的是乱成一锅粥。还有嘉宾牌搞错的状况,以及引领员将嘉宾引至错的桌席就坐等等。也只有香港人知道“中西同处”的艺术,把什么人跟什么人排在一桌才有社会效果,放什么样的影片和音乐才能令人感动,拍卖什么东西,如果“静默拍卖”才能募集到钱,全程流利的英语,包括用英语讲笑话,使得来自各国、语言、风俗各异的宾客都觉得挥洒自如。

香港人信风水的程度比起内地与台湾那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无论是香港特首董建华,还是香港富婆龚如心,以及香港的寻常百姓,无一不深信风水术数,风水早已成为港人生活的一部分。据说董建华在上任前就请了风水师替他看风水,发现前港督府风水不佳,所以拒绝入住,坚持住在自己家。时隔三年,曾荫权上任,在上任的前夕他也专门请风水师来看礼宾府的风水,并请风水师指点迷津。说来也巧,曾荫权上任后,香港经济就持续出现好转,失业率月月下降,股市则日日上升。普通港人的生活中也处处都有风水术数的身影,比如家中有人仙逝,港人总想寻觅一块风水宝地让先人下葬;港人在置业时首先考虑的是风水要好,其次是价钱要合理。由此可见,风水这一行业在香港的受欢迎程度。除此之外,港人也大都笃信道教,每年的农历大年三十,香港的黄大仙祠都会人潮汹涌,数万善信争上“头柱香”。为了满足香港民众的需求,黄大仙祠在春节期间基本上都是通宵开放,记得我去黄大仙祠参观那天已经来到了大年初六,没想到人还是那么多,我基本上是被人潮推着向前走。可见黄大仙祠的香火有多么的旺,换个角度说,也证明黄大仙确实是位有求必应的道家神仙。

香港人非常注重血缘关系的维系与沟通,这一点主要体现在每个星期天的酒楼早茶上面,基本上那天的香港所有的酒楼都会家家客满,但是客满的景象不同寻常,到处是三代同桌:中年人扶着父母、携着儿女而来。星期天的香港酒楼,是港人以家庭为单位的一次重要聚会的重要场所。我总觉得,或许是艰辛贫困、相互扶持的记忆,使得这一代的中年人特别疼惜他们的长者。看着酒楼里那些白发苍苍的老人们,就会让我想到他们一步步艰难地从日治时期、双十暴动、劳资纠纷、亚洲金融危机走过来的那些个难以入眠的岁月。但是现在年轻的一代,那昂首阔步走过酒店、走进豪华商厦、从头到脚都穿戴着名牌的一代,当他们是中年人时,会以什么样的心情来看待他们的父母呢?是一种被物质撑得过饱后的漠然?还是把一切都看得理所当然的无聊。

我曾路过一片草地,那是我在香港难得一见的“绿洲”。草地上,一对年轻的父母正在与尚且年幼的女儿一起玩耍,海风吹来,那个小女孩儿额头上的留海被风吹得飘了起来。高楼间,一缕阳光投射下来,刚好照在了小女孩儿粉白的裙子上。


  评论这张
 
阅读(234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