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子航的人文之旅

不是景动,而是心动

 
 
 

日志

 
 
关于我

人文旅行作家

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2015-03-04 14:57:59|  分类: 人文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去往河南鹿邑的高速公路上,我突然迷路了,就在我刚刚从商周高速转到永登高速的入口处时,我的正前方三四十米处有一个岔口,岔口的大牌子上写着登封和永城,我一下就懵了,不知该往哪边走。我索性将车停在了岔口的中间位置,并闪起了紧急灯。碰巧导航仪也坏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去问路过的司机。我刚将头伸出窗外,就看到一辆黑色小轿车这边缓缓驶来,我向车上的司机挥了挥手,很快,那辆车便我的面前,我问司机去鹿邑该走哪边,那辆车牌P的司机告诉我说:“当然是永城方向了,往登封方向走是去郑州的,鹿邑还有四十公里就到了。”我还未来得及向那位司机道谢,他开着车便很快消失在了去往登封方向的弯道上。后来在去往鹿邑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难道是老子知道我要去拜访他,有意点化他人为我指点迷津?!我大概开了二十几分钟就到达了老子故里 —— 鹿邑。

我与老子的渊源可以追溯到五年前的平遥之旅。五年前的那个春天,我驾车前往山西平遥,途经三门峡已到午饭时间,饥肠辘辘的我在三门峡市区找了一家特色面馆,我问老板三门峡周边有什么名胜古迹,老板不假思索地就脱口而出,他说:“这离函谷关不远啊,到了灵宝就到了函谷关了,你知道道家创始人老子吗,函谷关就是他写《道德经》的地方,你可以去看一看”。于是,我边走边问地就来到了函谷关,经过一番游历,我终于将成语“紫气东来”和“函谷关”给对接上了,这也勾起了我想要进一步去了解老子的欲望,我当时就在想,将来一定要找个时间专门去趟老子的家乡。


老子与孔子同为中国著名的古代哲学家和思想家,孔子早已被现代人给搬上了银幕,并找来著名影星周润发来诠释孔子的一生,这是何等的一种礼遇。自看过影片《孔子》后,我一直期待着未来能有一天可以看到影片《老子》,距离《孔子》的热映已有四五年的时光,可我还是没有等来“老子”,这让我多少会有些失落,我曾大胆地揣测过,会是哪位演员来呈现老子缥缈神秘、逍遥、洒脱的一生,张丰毅?!张国立?!陈道明?!……在国人眼中,或许孔子的地位要比老子高,可老子在世界范围内的威望要比孔子高,当然,老子在家乡人的心里的威望更高,否则也不会有“老子天下第一”之说了。鹿邑人以老子为豪。

太清宫位于河南省鹿邑县城东五公里处的太清宫镇,那是老子的出生地,也是道家文化和李姓的发源地。太清宫很大,它分为前宫和后宫,从山门到圣母殿,大概有一公里的样子,景区内的参观点有很多,但最吸引我的是刻在石碑上的《道德经》和老子故居两处景点。《道德经》只有寥寥五千字,然而能认真读过全文的国人少之又少,我也曾拜读过老子的《道德经》,虽说一开始就被“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给卡了一下,但最终我还是坚持读完了,阖上书本,发现我对《道德经》仍旧知之甚少,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本比较难懂的书。据说,老子一开口,就让函谷关上的全部官兵给听懵了,因为谁也听不明白他在讲什么。老子的思想非常反传统,他认为不管是自然大道、宇宙大道或是人间大道,一旦我们自认为讲明白了,其实就是偏离它了。道不受时间、空间限制,而语言恰恰是一种限制。一时之名,非本性之名,人为名而争斗,这是源于人对事物本性的忽略。在老子看来,这从一开始就是错的。老子其实是在教导我们不要过于相信已有的知识。或许你会问,那老子为什么还要著书?《道德经》又有何意义?我认为,《道德经》所要传达的意义未必是他心中的终极意义。终极意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如果不言传,人们就很难抵达意会的入口,能否完全领会,那就要看各位读者自身的造化了。

在老子故居里,有一些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的建筑,还有一些讲述老子一生的绘画。传说老子的母亲理氏怀了81年的胎,生下一个男孩。这男孩一生下就白眉白发,白白的大络腮胡子。因此,理氏给他取的名子叫老子。老子生下来就会说话,他指着院子中的一棵李子树,说:李就是我的姓。 对于历史上是否真的有过“孔子问礼”,我们不得而知,但我相信是有的。原因是孔子一生都在研究周礼,本着“三人行,必有我师”的恭敬态度,孔子周游列国拜师求学。老子在那时的职务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国家图书馆的馆长,你说像这样一位知识渊博的长者,孔子自然会将其列入拜访对象。至于孔子见到老子后都聊了些什么,相信很多国人都有自己的揣测,其中有一个揣测我认为比较合情合理:孔子问周礼,老子告诉他,周气数已尽,谈何周礼?!再者说,天下一切都在变,又何必固守周礼。在黑格尔眼中,老子关注的是一些普通的规律性,而孔子更关心的是人际关系,所以,西方人更喜欢老子。

在圣母殿(为纪念老子的母亲而修建的神殿)的后面,我看到这样一个场景,
释迦摩尼、观世音菩萨、财神、寿星、太上老君同坐一龛,神佛被耕种福田的人,撮合到了一起。神佛的天界乱了秩序,但同时,百姓的福田,却被栽种得琳琅满目:西方的佛、东方的神、本土的圣贤,应有尽有。因为百姓只要你救苦救难,哪管你是何方神圣。其实像这样的一个场景,我在中国的很多地方都有看到,但相较于台湾,我们内地的神与佛还算是划分得比较清楚的,寺院就是寺院,道观就是道观。在台湾,我们的台湾同胞几乎让市井中的每个神龛里都神佛共聚,这样以来,点上一根香就可以得到诸神佛的庇护,是挺实用的。


站在那尊青牛的雕塑旁,我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那年春天的函谷关,我站在函谷关的城墙上,望着西边扬起的漫天黄沙,只见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翁骑着青牛扬长而去,就在他即将湮没在黄沙里的那一瞬间,我相信这位老翁一定会转过头用平静的眼神再看一眼函谷关,不仅仅是函谷关,因为那个方向也是他家乡的方向。

如果眼下是一个自然和健康的社会,如果人性没有任何扭曲的话,那老子所说的过分的管理都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没有了管理,社会就容易被混乱和粗暴所吞没。上到政府官员,下到黎民百姓,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违背人性自然的,南辕北辙久了,人自然会浮躁和焦虑。倘若真是如此,那就在焦虑或浮躁即将发作之前,抬头看看云端之上那位白发老翁的平静的目光吧。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在不同历史时期,老子所留给后人的形象也多少会有些出入。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传说,这是老子儿时洗澡的地方。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春秋时期的建筑风格。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老子就在这样的一个院落度过了他的童年。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老子故居的前宅与后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老子故居里还养了几只梅花鹿。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一开始我以为这株桃树是假的,上前一看,原来是真的,想想也是,已经三月份了,是桃花盛开的时节了。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前来朝拜老子与老子母亲的游客还真不少。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我觉得在寺院或是道观里的树木上搭巢建窝的鸟儿才是最聪明的鸟儿。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这幅浮雕所展现的是历代君王前来祭拜老子的盛况。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娃娃殿里供奉的自然是送子的神仙。方圆百里多年未得一子的夫妇都会跑来这里求子。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桌子上,神佛共聚,好不热闹。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绑着黄色绸带的树多为上了年岁的古树,相信它们都是有灵性的。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这位大姐正在跪拜的是老子的母亲。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寻访老子故里  问道太清宫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老子的坐骑——青牛
 
  评论这张
 
阅读(343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