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子航的人文之旅

不是景动,而是心动

 
 
 

日志

 
 
关于我

人文旅行作家

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瞿昙寺:国宝中的国宝   

2015-07-08 11:18:18|  分类: 旅行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海有一处名为瞿昙寺的藏传佛教寺院,在罗汉山脚下。这座寺院坐落在海拔2500米的高原上,白天,整座寺院会升的很高,逼近太阳,夜晚则澄澈,宁静,冷清,清冷。

        在到达西宁后的第二天,我就开始穿街走巷去找“老西宁人”搭讪,闲聊。在旅行当中,我不是太喜欢去一些热门的景点,因为一想到汹汹的人潮就会有些害怕,比如西宁的塔尔寺和大清真寺。我喜欢去造访那些古老的甚至快被人们给遗忘的地方,那里有多么的冷清与破败都没有关系,只要没有门庭若市的感觉就好。最终,几位上了年岁的西宁老人给我指引了一个方向,那就是建议我搭车去乐都。乐都有一座建于明代的藏传佛教寺院,寺院的很多建筑都是仿的明故宫,基于此,当地人都称它为“乐都小故宫”。带着一份好奇我走近了这座偏居青海一隅的藏传佛教寺院。而我到了当地才知道,这座寺院要远比我想象中的名望还要高上许多。

        寺院里的藏族小师父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给我介绍说,这座寺院是西北地区保存最完整的一组明代建筑群,它始建于1393年,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自建寺以来,得到明王朝历代皇帝的高度重视,明13代皇帝中就有7位皇帝为瞿昙寺下达敕谕,颁给金、银、象牙图章及封西天佛子大国师等。我站在寺院的大殿前,感觉整座寺院空空如也,常住僧还不到10位,只见大殿的佛龛前只有一位小师父在给佛灯添加香油,紧接着又给每个铜制的碗里倒入新鲜的清水,再看看四周,造访者寥若晨星,红极一时的瞿昙寺已荣耀不在,可是因它而产生的建筑、壁画、石雕艺术,却仍是一份丰富而厚重的民族文化遗产。

        看着大气恢宏的明代汉式建筑群,我在想,为什么明清的数位帝王是如此的醉心于藏传佛教,甚至有些帝王还做出了不爱江山爱佛祖的惊人之举,削发为僧,遁入佛门。在我看来,不外乎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二是出于藏传佛教自身的魅力。明朝统治者吸取和借鉴历代兴衰经验和教训,对宗教采取既提倡和保护,又整顿和限制的政策,而以整顿和限制为主。对各种合法宗教也兼容并蓄,允许其存在,因此佛教(包括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印度密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都获得了一定的发展空间。满清一族在皇太极的时候,就非常重视西藏的局势。当时国家在明朝统治下,已经腐朽不堪,全国各地的农民起义风潮云涌。西藏当时也是各种势力并存,皇太极根据当时西藏的局势,将达赖喇嘛作为了主要的朋友,并愿意维持下去。在大清入关以后,顺治帝多次请达赖到北京。在1653年,达赖五世以及三千随从,终于从西藏启程到达了北京,顺治帝以最高礼仪接待,并给予重赏。达赖的一行不仅使清朝团结了西藏,而且也收获了其他少数民族的民心,满清对西藏地区的拉拢,对边境政策有着莫大的功绩。

        据寺碑记载:明代以前,在乐都县南山坳里背山面水的地方就建有庙宇。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因寺院主三罗藏拥护明朝,朱元璋皇帝御赐题为“瞿昙”的金匾。从此,这座庙宇便定名“瞿昙”。 十五世纪初的明永乐年间,朱棣皇帝又赐三罗藏之侄班丹藏卜“顶净觉宏济大师”头衔,令其主持寺院,提高了寺院地位。经明朝洪熙、宣德两代的扩建,使瞿昙寺有了较大的规模。

       在明朝皇帝与藏传佛教关系的问题上有一种很强烈的声音,就是明朝皇帝的昏庸跟推行藏传佛教有关,尤其是明代中晚期的皇帝们,他们在京城封授、供养大批藏僧,不断举行藏传佛教法事,为藏僧建寺造塔,大量开度藏僧行童。有的皇帝甚至亲自习学藏传佛教,从事诵经演法活动,自称藏传佛教法王。宫中浓厚的藏传佛教信仰最终导致皇帝们荒于朝政,随之而来的就是宫廷内部日益的黑暗和腐朽。倾注于一件事情,自然而然地就会缺失对国家的责任、对朱明江山的责任、对自己妻儿的责任、甚至对自己的责任。

        历史不能细看,也不能细想。

        站在瞿昙寺里,仅仅作为一名游客的身份来说,我对于明朝的皇帝们心怀感恩之心,倘若没有他们对于藏传佛教的青睐,我也就无法欣赏到今天瞿昙寺里的那些名贵的壁画、恢宏的建筑,还有巧夺天工的石雕。

        在即将离开瞿昙寺的时候,我在山门外一片开阔的草地上见到了一位僧人,他正悠闲地坐在草地上,眼睛俯瞰着山下的那些个村庄。这位年纪稍长的师父不会讲汉话,我与他之间的沟通只有一句吉祥语,那就是‘扎西德勒’。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由于两位师父讲的是藏语,所以我也没听懂什么。我猜想,两位师父是在探讨他们对于经文的各自的理解吧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装满清水,拨亮油灯。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藏传佛教寺院里的汉式飞檐。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藏传佛教寺院与汉传佛教寺院最大的不同点是,藏传佛教的信徒们可以为佛祖献上美酒,而汉传佛教的信徒们为佛祖献上的是鲜花、水果、点心,绝对不会有美酒。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瞿昙寺的藏式喇嘛塔与北京北海公园里的那座白塔,以及北京妙应寺里的白塔如出一辙,只是大小有别而已。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每座藏式喇嘛庙里都会有唐卡,唐卡上面都是藏传佛教里的神灵。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在我即将离开瞿昙寺的时候,遇到了这位坐在寺院山门外草地上的师父,他的着装有别于寺里的其他师父,我与他之间的沟通不是很顺畅,原因是他讲藏语,我讲汉语,不过,我猜他应该是寺院里的活佛。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2015年06月17日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21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