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子航的人文之旅

不是景动,而是心动

 
 
 

日志

 
 
关于我

人文旅行作家

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浅谈建筑设计与古镇的关系  

2016-04-14 12:33: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没有去束河古镇之前,我就早已对它有了这样的两个认知:那是玉龙雪山脚下的一座古老纳西村寨;那是有着千余年历史的茶马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当我游历完束河古镇之后,又多了两个认知:那里有许多风格迥异但又未破坏整体环境的客栈;那里有许多选择长期生活在镇子上的外乡人。

在我到达束河古镇的第一天就入住了古镇上那原汁原味的纳西民居客栈。接下来的几天我又相继入住了不同风格与特色的客栈和酒店。我每到一个地方旅行,会特别注重这几方面:一是当地民居的建筑特点;二是当地人的生活状态与面部表情;三是当地人的日常服饰;四是当地的节庆习俗;五是当地人的语言;六是当地的美食。我是一个不太注重吃的人,也不太会吃,所以,美食在我的游历生活中经常会被弱化掉。此次束河之行,除了以上六个方面,吸引我的还有古镇上那风格迥异的客栈建筑。我首日住的那家纳西民居是两层木结构楼房,穿斗式构架,土坯墙,瓦屋顶,还设有外廊,但外廊很窄,走在上面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客栈的老板不是一位,而是由三位外乡籍人士共同经营和管理,她们都曾是背包客,就是因为喜欢束河古镇的慢生活,才选择在此驻足,选择在此忘记时间的存在。

我一直都不赞成在中国的古镇上建很现代化的酒店和客栈,因为我担心它会破坏整座古镇的原始风貌。眼下,很多古镇上都建有很现代化的酒店和客栈,它们的视觉破坏力极强,它们非常“突兀”与“格格不入”地存在着,它们令古镇变成了四不像。游走其间,甚为尴尬。为了满足游客的住宿需求,古镇上不是不可以建客栈或酒店,但前提是这些客栈或酒店必须要完全“消失”在古镇的老建筑里。是否尊重古镇原始建筑的风格,是否尊重古镇的传统习俗,我想这些因素也应该是考量酒店设计师内在质素与专业水平的两个重要指标。此次束河古镇之旅,我一共在镇上住了五天,这期间,我先后入住了四家客栈和酒店,如此频繁地更换客栈并非是我对客栈太过挑剔,而是我被每家客栈的设计理念所深深吸引,于是,我想每天都去体验不同风格的客栈。接下来,我想以一位普通游客(非建筑设计专业)的视角去聊一聊我对其中两家客栈在设计上的粗浅看法。为避广告之嫌,我姑且用大写字母A和B来代表这两家客栈吧。

A客栈依河而健,狭长的河道,清冽寒凉的河水,客栈完全融入到了美丽的水景之中。整座客栈巧妙地镶嵌在了古镇的老建筑里,即便多次从它门前经过,也会忽略它的存在,这说明设计师在力求一个“隐”字。走进客栈,恍若步入到了一个更为静谧的空间,客房不多,却各自独立,互不干扰,这样的一个设计又再次突出了一个“隐”字。隐,归隐,隐蔽,归隐之处皆为净土,而此处的“净”与“静”可以通用。“道教隐宗”,是道教重要门派之一。它崇尚返璞归真,回归自然,隐居山林。可真正的隐者即便是隐于闹市也丝毫不影响自身的修行,这就是所谓的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闲逸潇洒的生活不一定要到林泉野径去才能体会得到,更高层次隐逸生活是在闹市繁华之中,在心灵净土独善其身,找到一份宁静。纳西人信奉道教,“隐”文化在纳西人的精神世界里有着很重的份量。除此之外,灰瓦,白墙,木质楼梯,宽大的厦子(外廊),这些细节均彰显了纳西民居建筑最为核心的东西。站在房间外的小小阳台之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河的对岸那上了年岁的古建筑,端望久了,或许会情不自禁地发思古之幽情,感人世之苍茫。又或许,耳畔会传来那渐行渐远的马铃声,一支驮着数袋普洱茶叶的马帮队伍渐渐消失在轻雾弥漫的茶马古道上。

东巴教是纳西族固有的一种原始多神教。东巴教的核心观念是万物有灵和灵魂不灭,即认为山、水、日、月、风、雨、雷、电、木、石等自然现象和自然物,均附有不朽的神灵,既可赐福,又可降祸。因此,就有了祭祀众多神灵的频繁仪式活动,以希冀祈神免灾。东巴教深受到藏族苯教以及藏传佛教的影响。所以,纳西族除信奉本民族固有的东巴教外,还信奉藏传佛教,中原的汉传佛教和道教。B客栈的建筑设计师深谙纳西族的东巴文化与宗教信仰,为了能让住客更好地体验和了解东巴文化,在客栈内景细节上可谓是做足了功课。先是用东巴文字作为客房与酒店大堂的背景墙,再用挂在走廊与庭院里的纳西族图腾木雕来反映那些个久远的纳西神话传说,比如繁殖能力强的青蛙,长着翅膀的海螺,还有大鹏鸟修曲,战神优麻,以及象征着吉祥的双鱼。这些木雕构思缜密,线条流畅优美,图案栩栩如生。久久凝视,仿佛就回到了遥远的年代。印有佛陀教言的五色经幡在客栈的上空迎风飘扬,据说,借助风的力量,经幡每吹动一次就相当于念诵了一遍六字箴言‘唵嘛呢叭咪吽’。信仰藏传佛教的纳西族人认为修行悟道的最重要条件就是勤于念经。因此,不仅老年人把来生幸福的希望寄托在念经上,就是中年人、青年人也勤于念经。他们除了张口说话、饮食及睡眠外,无论坐卧立行走无不喃喃念经。在众多经类中,纳西人念得最多的是常念常新的著名的六字箴言:唵嘛呢叭咪吽。在客栈的中庭,一处面积并不算大的莲花池里鱼儿自由嬉戏,一尊一米左右高的观音大士石像矗立在莲台之上,只见观音大士手持柳枝,面容端庄,衣纹迎风摇曳,于庄严肃穆之外更有亲近祥和之态。再加上宛若天籁的梵音,瞬间就会让住客感到禅意十足。

束河古镇原本就是纳西族聚居的地方,倘若在建筑设计中没有了民族的东西,那就没有了灵魂,没有了存在的价值。倘若将本该简朴的有民族特色的内景环境打造成了高档会所般的奢华氛围,那本身就是一种破坏。设计既是艺术,也是科学。我认为设计师们即便有再多的奇思妙想,也必须经过周密的分析与论证。还有就是不能机械地为造景而造景,而应当感性的分析修建与整体景观的关系。和谐共存是王道。修建反映的不只仅是一门专业技巧,在更大层面上表现的是文化,尤其是地域文化。

我曾在一位藏族朋友发的微信中深切体会到了‘尊重’是有多么的重要。一些来自内地的游客端着相机将几位正在喇嘛庙前磕长头的藏民围个水泄不通,然后一阵狂拍,其中几位游客的相机镜头几乎要触碰到藏民的脸。我想说,尊重少数民族同胞的风俗与信仰是最基本最基本的品质。

建筑设计也是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70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