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邱子航的人文之旅

不是景动,而是心动

 
 
 

日志

 
 
关于我

人文旅行作家

商业用途转载, 请事先征得同意。非商业用途自便,惟请注明作者和原文链接。

网易考拉推荐

木渎古镇:江南宅院里的南柯梦   

2016-06-01 08:02:34|  分类: 旅行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渎古镇:江南宅院里的南柯梦 - 邱子航 - 邱子航的人文之旅

 

《红楼梦》里有一章节是讲宝玉如何开悟的。凡事都讲求一个机缘,如果没有宝钗点的那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的戏;如果不是湘云与黛玉心生嫌隙;估计宝玉仍沉醉在温柔之乡,沉迷于奢华之世俗生活当中。“你证我证,心证意证。是无有证,斯云可证。无可云证,是理足境。” 可事实上,宝钗和黛玉开悟得要比宝玉早,宝钗选择了世俗,黛玉选择了精神,而宝玉既没选择世俗,也没选择精神,他选择了虚空的空虚。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作者是想告诉世人:宝钗选择了世俗,所以她可以存活下来;黛玉选择了精神,所以她会孤独地死去;宝玉选择了虚空,所以他会遁入佛门。几乎每一个人都会在人生的某一个阶段或瞬间突然看到生命的真相,并在领悟到真相的那一霎潜意识里做出选择。

 

木渎古镇是一座很不起眼的江南小镇,平时很少会有游人前来造访它,所以它既孤独,又享受着不被打扰的乐趣。清晨七点左右,我到达了那里,虽说春寒未消,可晨光中的巷弄里已早有人影浮动。因为来得早,又是在一个非节假日的寻常日子里,于是,我有了一次安静的古镇之旅。


        古镇里的巷子很是狭长,石径两旁的两层居民楼虽说不高,但也能遮挡住大半的阳光,所以,一层的房间要比二楼的房间阴暗潮湿许多,倘若再遇上江南那漫长的梅雨期,我估摸着居住在一楼的小镇居民会稍稍煎熬些。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我所看到的巷子里许多屋舍的大门都已沁出点点霉斑。资料上说,木渎古镇有着2500年的历史,看那生了厚厚铁锈的老式锁头,还有那剥落得厉害的朱漆就能知晓一二了。

在去严家花园的路上,一位正在屋里藤椅上坐着看书的老妇人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双温和的眼睛在阅读时总是闪烁着慈祥和知性的光芒;她的背脊完全佝偻了,两片崚嶒的肩胛高高耸起,把她那颗瘦小的头颅夹在中间;干枯犹如枯劲的树枝般的手指,微颤着捧着那本书专注地看着,像是在欣赏一件珍宝;她前额上的毛发差不多脱落殆尽,只剩下脑后挂着一撮斑白的发髻。阳光透过屋舍的窗户斜斜照在这位老妇人的脸上,身上,就像是一束光照在了舞台上那正安安静静地讲述着内心独白的话剧演员。老妇人披着一件黑色粗绒线织成的宽大披肩,一张小方毯不大不小刚好可以盖住膝盖。我走到大门前,想征求老人的意见,看她是否愿意让我给她拍一张照片。听到有人搭讪,老妇人抬起头,觑起眼睛,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后,微笑着说不想拍照。出于对老人的尊重,我就此作罢。就在我转身即将离开时,我隐约听到了好像是从屋子的里间传来了一段很有年代感的音乐,这段播放着的音乐不像是从收音机里出来的,也不像是CD机,更不像是电视,听着呲呲啦啦的声响倒像是老式唱片机所为,因为唱针与转动的唱片直接接触时所产生的机械振动就是这种声音。我正在想着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的时候,里间的那扇幽暗的大门里倏地走出一个人来,那是一位老翁,一头蓬乱的白发,丰盛得像只白麻织成的网子一般;他的面庞滚圆肥大,一脸的苍斑皱纹,重重叠叠,两个眼袋子乌黑地浮肿起来,把眼睛挤成了两条缝。想必,这位老翁应该是这位老妇人的老伴吧。老翁走到摆在屋子中央的饭桌前,颤颤巍巍地拿起桌上的青花茶壶,然后往青花瓷杯里倒了一杯清茶,虽说屋内的采光不是太好,但那青花瓷的白皙却将茶汤反衬地如此清晰。老人呷了几口清茶,随后又转身进了那间正播放着音乐的里屋。而那位老妇人依旧捧着书细致阅读着……

        木渎古镇上的几处园林都曾是镇上某位官员或是某位乡绅的府邸。它们的建筑布局与建筑特点几近相同。行走其间,美则美矣,但总会给我一种不真实感。我在想,那些曾经的园子的主人们,是否会在他们即将走到人生尽头,又或是阅尽人世繁华后,再看这满园的美景,有种南柯一梦的感觉?那弯弯曲曲的水上石桥像是人这一生太过曲折;那些被分隔开又相互关联的空间像是人生的不同阶段,而且不同阶段有着不同阶段的人生风景;局促的空间像是人这一生所学到的、所看到的是如此的微乎其微;而局促空间里的那些假山、假水虽是炫美,但山终归不是那巍峨峻拔的高山;水终归也不是那涓涓流淌着的山间溪水。

人生就是一场梦,一个幻相。

 

在文章即将收尾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那对老年夫妻住的那间屋舍的影像。他们的住处是巷子里非常陈旧的屋舍,它的左右邻居住的都是新式的灰白色两层水泥楼房,把他们的那栋低矮的屋舍夹在当中。屋舍里虽有阳光的临幸,可仍旧是昏暗的,屋顶上瓦片残缺,瓦缝中有一撮撮的野草。大门上的那块门牌十分的模糊与暗沉,模糊到我已看不清上面的数字和汉字……

 

 

  评论这张
 
阅读(385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